黎思诚

编辑:边界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3 06:21:19
编辑 锁定
同义词 黎圣宗一般指黎思诚
黎圣宗(越南语:Lê Thánh Tông;1442.7.20-1497.1.30),讳黎思诚(越:Lê Tư Thành),又名黎灏(越:Lê Hạo),越南后黎朝第四代君主。黎太宗的第四子,初封平原王。1460年,被群臣拥立为帝。即位后,改革中央及地方官制、科举、地方建置、颁行法典,又致力调理农务,改善经济生产,下令编撰《大越史记全书》。曾征伐哀牢(即老挝)与占婆等地。黎圣宗在越南历史当中被视为一位较重要的君主。但在私生活方面,耽于女色。晚年得重病时,遭久已失宠的皇后暗中加害,使他病情恶化而死。享年五十六岁。
中文名
黎思诚
别    名
黎灏、黎圣宗
国    籍
越南后黎朝
出生地
升龙
出生日期
1442年
逝世日期
1497年
职    业
后黎朝皇帝
主要成就
下令编撰《大越史记全书
在位时间
1460年—1497年
庙号谥号
圣宗淳皇帝

黎思诚人物生平

编辑

黎思诚封王

黎思诚生于1442年(大宝三年)农历七月二十日,父亲是黎太宗皇帝,母亲是婕妤吴氏(光淑皇太后)。1445年(太和三年),黎思诚获皇兄黎仁宗封为平原王,在京师升龙学习,“日与诸王同经筵肆学”。[1] 
早年的黎思诚,在学习当中已展现才华,越南史籍《大越史记全书·本纪实录》称他“惟以古今经籍圣贤义理为娱,天性生知,而夙夜未尝释卷,天才高迈,而制作尤所留情,乐善好贤,亹亹不倦”,深得黎仁宗及宣慈太后(仁宗之母)的欣赏,“宣慈太后视若己生,仁宗推为难弟”。及至长兄黎宜民于1459年杀仁宗自立为帝,改封黎思诚为嘉王[1] 

黎思诚称帝

黎宜民登基称帝后,杀戮旧臣,其施政得不到民众支持,因而出现反对势力。1460年(天兴二年)农历六月,廷臣阮炽(又作黎炽)、丁列(又作黎列)等合谋,铲除黎宜民及其亲信。[1] 
当帝位悬空之际,阮炽等人商议新君人选。有关情况,《大越史记全书·本纪实录》提供了两种说法,一说是黎宜民派系被推翻后,阮炽等一众廷臣便拥立黎思诚为帝。另一说则是廷臣最初想迎立恭王黎克昌,但恭王坚拒,便改立嘉王为帝。黎思诚即位后,听信谗言,致使恭王被杀。[1] 
六月初八日,黎思诚即皇帝位,改年号为光顺,并随即采取措施安抚人心,如大赦天下,赠与官员田地,又惩处曾协助黎宜民夺位的禁军将领黎得宁。[1] 

黎思诚去世

1496年(洪德二十七年)农历十一月二十七日,黎圣宗得风肿疾。1497年(洪德二十八年)正月三十日,黎圣宗病逝于宝光宫(又作宝光殿),[2]  时年五十六岁。[1]  关于圣宗病死的内情,据当时史官武琼所说,是由于圣宗女宠甚多,到患有重病时,长期失宠的长乐皇后在此时才获许可为圣宗侍病,但皇后竟用毒涂手,摸圣宗发疮处,于是圣宗病情加剧。[2] 
1498年(景统元年)农历三月初八日,继任的黎宪宗安葬圣宗于蓝山昭陵,并由朝臣申仁忠、覃文礼、刘兴孝等撰文,刻于碑石,“以昭先帝之业于来世”。[3] 

黎思诚政绩

编辑

黎思诚改革官制

黎圣宗对原有的朝廷架构,有所调整。后黎朝开创后,沿袭陈朝官制,设左右相国,下有礼部吏部内阁密院、中书黄门三省门下等部门,黎宜民时期设立六部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工部刑部)及六科中书科、海科、东科西科、南科、北科)。黎圣宗保留六部六科制度,于1465年(光顺六年),改中书科为吏科、海科为户科、东科为礼科、南科为兵科、西科为刑科、北科为工科,作用是“审驳百司”,属监察机构,负责修正及驳回六部过失,每科以“都给事中”和“给事中”为首长。黎圣宗还增设六寺,分别是大理寺太常寺光禄寺太仆寺鸿胪寺、尚宝寺,各寺官则有寺卿少卿寺丞[4] 
圣宗又参照中国官制,让文武官员拥有一定的土地,并给予岁俸钱。如贪污者必加严惩。此外,制定了官员退休之制,为官至65岁,为吏至60岁,便准许退休。[5] 

黎思诚改革地方政制

后黎朝初年,全国领土分成五道,但辖地较广,管理不易,政令难以下传,所以黎圣宗将五道分成十二道,区小易治。[4]  十二道分别为:清化乂安顺化天长(后改称山南)、南策(后改称海阳)、国威(后改称山西)、北江(后改称京北)、安邦、兴化、宣光太原谅山。每道设都司(设有正副都总兵,管军务)、承司(设有承政正副使,管政务)、宪司(设有宪察正副使,管司法)等架构。又设监察御史,查察各道官员工作,以防违纪行为。[4] 
1470年(洪德元年)攻破占城国后,又将十二道改为十三处,即清化、乂安、山南(原为天长)、山西(原为国威)、京北(原为北江)、海阳(原为南策)、太原、宣光、兴化、谅山、安邦、顺化、广南(原属占城)。处以下的地方行政单位为府、县、州。府县以下则为乡、、社、村、庄、、原、场。在十三处当中的险要之地,设守御经略使一职,负责防务。[5] 
对边境少数民族的管理,黎圣宗设立团练守御知州、大知州等职,是为少数民族区域的酋长。有功于黎氏朝廷的酋长,可封赐官爵,如司空平章事、上将军大将军等等。[4] 

黎思诚调理农务

对于农业生产,圣宗相当重视,经常下谕,各府县官员务必竭尽全力,指导百姓勤于农务。圣宗又设置河堤官及劝农官,主理国内农业事务;下令户部及各地承政官员,向朝廷上报荒地数目,以便让各府县政府督促百姓开辟耕种。[4] 
黎圣宗设立了“屯田”四十二所,委任相关官员,管理开垦之事,以减少出现饥馑之患。[5] 

黎思诚整顿金融

黎圣宗时规定人丁税,每人每年交钱八陌。此外有田地税、土地税、桑洲税,按亩数多少而缴纳。[5] 
因应到税制方面,除用谷物、丝等实物缴纳,圣宗时又用钱缴税,加上当时农、工业得到长足发展,经济繁荣,货币亦须运用到社会各个领域上。黎圣宗政府便重视铸造货币,他认为:“泉货之用,贵于上下流通,府库之储,贵于长久无币”,因此牢牢掌握货币的铸造权和发行权,每年都铸造一定数量货币在市面流通。[4] 
在光顺年间(1460-1469年),黎圣宗铸造大量的“光顺通宝”。该货币素质甚好,然而因有奸商及不法之徒私下利用民间铜器及旧铜钱,掺合其他金属,以偷工减料的方式,铸造素质粗劣的“光顺通宝”伪币,以牟取暴利,故此黎圣宗下令“严禁废弃铜钱”、“偷铸铜钱者治罪”,以及“禁止携带伪币”。[6] 
1470年(洪德元年),政府铸“洪德通宝”。该货币素质较高,被货币研究者誉为“越南有史以来铸造方孔圆钱最为成熟的时期”,“是越南钱币的优秀代表”。[6] 

黎思诚增强军备

黎圣宗为大展拳脚,因而整顿武备。曾下令国内各地区的军事长官,要勤于向部队教习战阵,训练士卒,保持战斗能力。 圣宗又整顿军队架构,设五府军,分别为中军府、南军府、北军府、东军府、西军府。每府有六卫,每卫有五或六所,每所军队人数约为四百人。五府之军,合共约六七万人。黎圣宗又颁令练习水阵的军令三十一条、象阵军令三十二条(或作二十二条)、马阵军令二十七条、步阵军令四十二条。[4] 
为提拔军事人才,圣宗规定武试三年一次,将士中试者获赏,落弟者受罚,使人人积极从事武备。[5] 

黎思诚崇儒排佛

黎圣宗重视儒学,采取儒家思想和经典作为治国工具。圣宗以德治的方式,规定科举制中的乡试由“有德之士”应试,凡不睦不忠不孝不义乱伦者,虽有具有大志及学识,亦不准应试。在会试上,以《论语》、《孟子》、《五经》等儒家典籍的内容出题。对于国家教育机构国子监,圣宗置《五经博士,各人专治一经,教授监生。为表尊孔,圣宗下令修建文庙大成殿、更服殿、明伦殿、东西讲堂等,用于祭祀孔子。此外,圣宗还制定三年丧礼,以表明儒家中的忠孝,是仁之本。[4] 
对于当时盛行的佛教,黎圣宗采取压抑政策,将之列入社会最下层。凡寺田、寺院领地,均收归国有,令大批僧侣还俗,剩下的亦必须参加佛教经典考试,合格者方可继续为僧。[4] 

黎思诚完善刑法

在越南法律史里,黎圣宗颁行了封建时期较重要的一部法典──《洪德法典》(又称《洪德律例》、《黎朝刑律》)。该法典以中国唐代律令为蓝本,结合越南自身风俗习惯及旧法而成,于1470年(洪德元年)颁行。它的内容,包括刑法、婚姻、家庭法、民事法、诉讼法等等。此一法典成为后黎朝的法律基础,一直沿用到18世纪后期。[4] 

黎思诚规范风俗

对于当时的越南风俗,黎圣宗加以改革及规范化。例如,当时越南人民崇奉佛教,常修建寺庙,圣宗乃下令禁止修建新寺庙,应用钱财和功夫去做有益之事;当时丧、婚礼俗,多有违反常情之举,如办丧事之家大摆筵席、演戏唱歌以作观娱,圣宗便禁止办丧事时演戏唱歌;婚俗里则有收取娉礼之后,过三四年后才迎娶新妇至夫家,圣宗下令纳聘后便要择日行迎亲礼,次日见父母,第三日见于祠堂[5] 
圣宗希望全面确保封建秩序和道德规范,圣宗又制定《二十四条伦理》,作为对民众道德的指引。[4] 
为免全国民众受到疾疫之苦,黎圣宗设立“济生堂”,收容病人。如当某地爆发疫情,则派官员带药前往医治。[5] 

黎思诚编撰史地文籍

黎圣宗对于越南本国史相当重视,据后黎朝史官范公著所说,这是由于圣宗抱着“拓土开疆,创法定制”的需要,所以“尤能留意史籍”。[7]  其中较重要的有圣宗于洪德十年(1479年)下令史官吴士连编纂的《大越史记全书》(十五卷)[1]  ,这次编纂的内容始于传疑时代里的鸿庞氏,至黎太祖为止,到后黎朝的中晚期,该书再获其他史官的增补编订。[4] 
此外,黎圣宗政府还有其他历史著作,如申仁忠、杜润等奉命撰修《天南余暇集》,一百卷,叙述圣宗时的重要事件和刑律;圣宗又编《亲征记事》一书,记录了亲征占城老挝及各芒族部落的事迹。[5] 
地理典籍方面,黎圣宗以前,越南未有较完善的本国地图。圣宗下令,各地官员踏勘治所内的山川险要地带,并将古今事迹,绘图详述,然后呈送户部,是为当时的全国舆图[5] 

黎思诚对外关系

编辑

黎思诚与明朝的关系

黎圣宗被拥立为帝后,便寻求中国明朝认同其国君地位。1461年(光顺二年),圣宗以“安南国故王黎濬弟”的身份,遣使到北京要求册封。[8]  明廷乃于1462年(光顺三年),派钱溥王豫为正、副使节,封圣宗为“安南国王[1]  [8]  ,保持了中越两国间的宗藩关系。
但在黎圣宗时期,因边界纠纷而与明朝出现外交风波。1468年(光顺九年),越方“聚兵千余,立栅挑堑,占据广西凭祥县地方”。对此,明廷命边疆官吏加紧边防,“计议长策,严督所属,整兵防御”[8]  。此后又发生边民犯事的问题。1471年(洪德二年),中国广东官员向明廷报告:“有交人(指越南人)驾使双桅大船,越过海面,偷捞珠池,劫掠客货。”明廷乃向黎圣宗政府要求“禁国人勿越境为寇”。黎圣宗回复自己已“差人方询境内,拘集海堧官吏,里老究问”,但未能查获结果,唯有希望明廷“俯赐恩怜”。[8] 
1472年(洪德三年),广西的上冻岗陇委、龙州等地,被越方民众霸占土地,须由明廷派员到广西边境处理土地纠纷,“履勘明白,设二界址,永为边守”[8]  。但黎圣宗不满“广西会勘官何多”[1]  ,认为“我尺山寸河岂宜抛弃”,又派员与明朝官员交涉,叮嘱应采取强硬态度,“勿许渐侵,如他不从,尚可差官北使,详其曲直”。[2]  1474年(洪德五年),越方在云南边境“以军民啸取窃掠为词,辄调夷兵万众越境,攻扰边寨,惊散居民”。对此,明廷采两手准备,一方面下令云南、广东、广西等地官员加强边备,“各守境土,以备不虞”,另一方面透过外交途径,向黎圣宗声明“不许辄调夷兵,越境侵扰,惊疑良民”。[8] 
此后,中国边境仍有越方意图入侵的警报。1480年(洪德十一年),云南官员向明廷报称“今复闻(后黎朝)练兵,欲攻八百。内侵之患,不可不虑”。[8]  明廷为此向黎圣宗政府交涉,黎圣宗反驳自己并不知道八百是在何处,“八百地之所在且不知,况欲往征之?”明廷只好下令云南治下的车里元江木邦(今属缅甸)、广南、孟艮(今属缅甸)等地土司官员互为保障。[8]  1483年(洪德十四年),云南临安建水州又发生中越民众冲突,“累相争讼”。[8]  明廷对黎圣宗政府多次骚扰边境,加以得悉占城被圣宗所灭,相当不满,曾向越方使节提出严正指责:“朝廷(指明廷)一旦赫然震怒,天兵压境,如永乐故事,得无悔乎?”[8]  经此指责,黎圣宗政府才“自是有所畏”[9]  ,中越间的边境磨擦乃告一段落。

黎思诚与占城的关系

黎圣宗在位的早期,便与南邻占城国(即占婆国)发生磨擦。占城亦为中国明朝朝贡国,因而要求明人参与交涉越占纷争。据中国史籍《明实录》记载,明天顺八年,(1464年,光顺五年),占城王盘罗茶全遣使入明,投诉“安南国(指后黎朝)侵扰本国,求索白象等物”,并“乞照永乐年间,遣使安抚,置立界牌碑石,以免侵犯,杜绝仇衅”。明廷希望越占两国保持和平,答复占城使节“谨守礼法,保固境土,以御外侮,勿轻构祸”。[8]  但未能平息越占之间的争斗。1467年(光顺八年)农历三月,占城遣使到黎氏朝廷,黎圣宗乘机命人向占城使节,可否按照“事大之礼”向后黎朝朝贡,以索取犀、象、宝货等物,但占人不从。[1]  [8] 
此后,越占关系日益紧张。1469年(光顺十年)三月,占城出军进攻后黎朝治下的化州(在今顺化)。[1]  黎圣宗乃向明廷申诉“屡被攻围化州”,坦言要“饬兵与战”,明廷虽劝谕越方“解怨息争”[8]  ,但越占的交战已如箭在弦。1470年(洪德元年)八月,占城王盘罗茶全亲率水步象马十万攻化州,化州守将告急。然而占城国却于此时出现内哄,“茶全为人凶暴淫政,慢神虐民,占人民叛”,圣宗看准这一点,乃于十一月,征集军队二十六万人,亲征占城。[1]  进入占城边境前,圣宗作出周密部署,“诏顺化军出海以试舟师”,演练水军,又“虑占国山川有未易知,乃命顺化土酋阮武图其险易以进”,深入敌国前先了解地形要道。在战事里,越军行进相当顺利,1471年(洪德二年)正月进入占城边境时,得到占城官员蓬莪沙、琴绩、道贰等“进献方物”及投效。其后越军节节胜利,三月初一日,攻破占城国都阇盘,生擒国王盘罗茶全而回。[1] 
当占城被攻破后,该国将领斋亚麻弗庵(或即越南典籍里的逋持)在宾童龙(即藩笼)自立为王,然而须向后黎朝入贡。[10]  此外,黎圣宗把所得的阇盘、大占、古垒等占城故地,设置广南道以作统治,辖三府九县,选当地十五岁以上聪明好学者,录取为生徒,教以礼义。但占城遗族仍经过一番挣扎,盘罗茶全之弟盘罗茶悦(又作盘罗茶遂)逃入山中,派人到明朝要求册封为王。圣宗得悉后旋即派兵,擒获茶悦。明廷虽呼吁黎圣宗归还占城故地,但圣宗不从。[5] 

黎思诚与盆蛮的关系

1479年(洪德十年),黎圣宗发动对盆蛮(又作盆忙)的征讨。盆蛮在之前向越南朝廷要求内附,因而改为归合州,但该地酋长琴氏仍可世袭管治权,黎氏朝廷派人员驻守监察。圣宗时,盆蛮获得老挝人协助,驱逐后黎朝驻守人员,以图反抗。圣宗出兵征讨,歼灭酋长琴公,盆蛮余众只得请降。战后,圣宗封琴冬为宣慰大使,并设置官员管治。[5] 

黎思诚与老挝的关系

1479年(洪德十年),因盆蛮反叛黎氏朝廷,与老挝人联合,侵扰越南西部边境。圣宗便命黎寿域、郑公路、黎廷彦、黎弄、黎仁孝等率兵,分五路从乂安、清化、兴安等地反攻,追击老挝军队,结果得胜而回。[5]  据越南史籍所载,越军在此役中“入老挝城获宝物,其国王遁走,虏其民,略地至长沙河(或作金沙河)界,夹偭国(或作缅甸国)南边”[2]  ,亦即从老挝人手上夺取不少财物、人口和土地。

黎思诚文学修养

编辑
黎圣宗有意推动文学。1494年(洪德二十五年),圣宗成立“骚坛会”,该会有成员二十八人,包括圣宗本人及其近臣,称为“骚坛二十八宿”,圣宗自号“骚坛元帅”。该会成员写下不少诗篇,主要内容是颂赞君主及朝廷的政绩,以汉文或字喃创作。当中较重要的作品,为汉文写成的《琼苑九歌》,由圣宗依九题写诗九章,再由申仁忠、阮仲懿等二十八人依韵奉和。另外又如《洪德国音诗集》,收有诗约三百首,内容为吟咏天地、吟咏大自然、抒发人们情感、描绘各种物品、清闲逍遥的自我吟唱等等。[4]  [11] 
黎圣宗的“骚坛会”,带有政治色彩,学者王晓平批评它是“皇帝御制,近臣无不称好;近臣唱和,下属莫不叫绝”,但亦认同它“对汉诗艺术水平的提高,对诗歌的钻研和提倡,确实造成了汉诗文兴盛一时的局面,从长远来说,文学风气的形成对于民族诗歌、民族文学的崛起,也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”。[11] 

黎思诚家庭成员

编辑

黎思诚父母

父亲:黎太宗[1] 
母亲:光淑皇太后吴氏[1] 

黎思诚兄弟

长兄:黎宜民,1459年夺位黎仁宗帝位,1460年被朝臣捕杀,立黎圣宗。[1] 
次兄:黎邦基[1] 
三兄:黎克昌,黎太宗封为新平王,后来为恭王。《大越史记全书·本纪实录》提到,黎宜民倒台后,朝臣一度欲立黎克昌为帝,但黎克昌推却,便立黎圣宗,后来黎圣宗听信谗言,黎克昌死。[1] 

黎思诚子女

黎圣宗生皇子十四人,皇女二十人:[2] 
长子:黎宪宗黎鏳[2] 
次子:梁王黎铨[2] 
三子:宋王黎𫓩[2] 
四子:唐王黎镐[2] 
五子:建王黎镔,黎昭宗追崇为德宗建皇帝[2] 
六子:福王黎铮[2] 
七子:演王黎鏓[2] 
八子:广王黎鐰[2] 
九子:临王黎锵[2] 
十子:应王黎(金昭)[2] 
十一子:义王黎(金耿)[2] 
十二子:镇王黎鋞[2] 
十三子:荆王黎键[2] 

黎思诚后世评价

编辑
黎圣宗本人,曾向朝臣评论自己的统治:“朕有二失,一曰政令施为违道干誉,二曰素尸在位,扰乱天工。”[3] 
在越南,后世一般对圣宗有相当高的评价。撰写《大越史记全书·本纪实录》的史官赞扬他“创制立度,文物可观,拓土开疆,昄章孔厚,真英雄才略之主,虽汉之武帝、唐之太宗,莫能过矣”,但同时批评他“土木之兴,逾于古制,兄弟之义,失于友于,此其短也”。[1]  著名史家武琼认为他“崇尚儒术,振拔英才,取士之科不一而定,三年大比之举,自帝始之。其得人之盛,振古有光,文武并用,各随所长,故能修政立事,制礼作乐,号令文章,焕然可述。……又虑占寇世尝为吾患,今日不剪,将何其为,乃南征茶全,而复其封疆,西拔雅兰,而扫其巢穴,山蛮有征,而威扬乎北,盆忙(又作盆蛮)有征,而地辟乎西”。[2]  到近现代,史家陈仲金称赞圣宗“改革政治,兴办教育,整顿武备,平定占城、老挝,拓土开疆,使当时我南国更加文明昌盛,显赫于一方。自古至今,我国从未达到如此之强盛”。[5] 
中国学者郭振铎张笑梅称黎圣宗是“安南黎氏王朝中较有作为的帝王”,指出他“好大喜功野心勃勃”,其建树除了对内文治和对外武功,又“发展工农商业,奖励中越文化交流。”[4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吴士连等.大越史记全书:黎纪圣宗淳皇帝上: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,1984-1986
  • 2.    吴士连等.大越史记全书:黎纪圣宗淳皇帝下: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,1984-1986
  • 3.    吴士连等.大越史记全书:黎纪宪宗睿皇帝: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,1984-1986
  • 4.    郭振铎 张笑梅.越南通史.北京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,2001
  • 5.    陈仲金.越南史略,戴可来译.北京:北京商务印书馆,1992
  • 6.    云南省钱币研究会 广西钱币学会.越南历史货币.北京:中国金融出版社,1993
  • 7.    吴士连等.大越史记全书:大越史记续编书: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,1984-1986
  • 8.    李国祥主编.明实录类纂:涉外史料卷.武汉:武汉出版社,1991
  • 9.    明史:外国列传安南  .国学[引用日期2013-01-23]
  • 10.    乔治·马司培罗.占婆史,冯承钧译.台北:台湾商务印书馆,1973
  • 11.    王晓平.亚洲汉文学.天津:天津人民出版社,2001
词条标签:
贵族 政治人物 外国历史 历史 人物 中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