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衫湿遍·悼亡

编辑:边界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5-25 22:12:53
编辑 锁定
《青衫湿遍·悼亡》是一首离别词,由清代词人纳兰性德所作。这首词历来广为传唱,它寄思有端,抑郁难释,情深意浓,远及幽灵之地,实勘伤心断肠之作。
作品名称
青衫湿遍·悼亡
创作年代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纳兰性德

目录

青衫湿遍·悼亡原文

编辑
青衫湿遍·悼亡
青衫湿遍,凭伊慰我,忍便相忘。半月前头扶病,剪刀声、犹在银釭。忆生来、小胆怯空房。到而今,独伴梨花影,冷冥冥、尽意凄凉。愿指魂兮识路,教寻梦也回廊。
咫尺玉钩斜路,一般消受,蔓草残阳。判把长眠滴醒,和清泪、搅入椒浆。怕幽泉、还为我神伤。道书生簿命宜将息,再休耽、怨粉愁香。料得重圆密誓,难禁寸裂柔肠。

青衫湿遍·悼亡注释

编辑
①扶病:带着病而行动做事。
②银釭:银灯。古代以油灯照明,贵族大家多用银制灯台,故称银釭。
③玉钩斜:随代葬埋宫女的墓地。《陈无己诗话》:“广陵亦有戏马台下路号玉钩斜。”这里是指亡妻的灵寝所在地。
④判:同“拚”。此处甘愿之意。周邦彦《解连环》:“拚今生对花对酒,为伊泪落。”
⑤椒浆:即椒酒,以椒实浸制之酒,多于元旦饮用。这里是指祭奠之酒浆。
⑥幽泉:墓穴,代指亡妻。
⑦将息:保重、调养之意。
⑧怨粉愁香:粉香,代指女人。怨粉愁香是喻指男女间的恩怨私情,这里借指与妻往日的浓情密意。

青衫湿遍·悼亡译文

编辑
想到你,泪水就将我的青衫衣襟打湿!你对我的真情和关慰,点点滴滴我又怎能忘记呢?半个月前你还带病而强打着精神做事,当时你剪灯花的声音现在还仿佛留在银灯边。回想起来,你生性胆小,连一个人在房子里都害怕,可如今你却在那冷冷的幽暗的灵柩里,独自伴着梨花影,受尽了凄凉。我愿意为你的灵魂指路,让你的魂魄再一次到这回廊里来。
你我近在咫尺,正一样地消受着这夕阳晚照下的荒原凄景。我愿用我的热泪和着祭祀的酒浆把你滴醒,让你又活转过来,可又怕你醒来后继续为我伤神,你定然会说:你书生命太薄,应该多多保重,不要再耽于儿女情了!但我却记得你我曾有过的密誓,现在想来那誓言真的难以实现了,想到这一切又怎能不叫人肝肠寸断呢?[2] 

青衫湿遍·悼亡赏析

编辑
纳兰性德前妻卢氏卒于康熙十六年(1677)五月三十日。纳兰与卢氏夫妻伉俪情笃,故卢氏的早亡使纳兰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,他悲痛欲绝,柔肠寸断,遂于此后,“悼亡之吟不少,知己之恨犹多。“(叶舒崇《皇清纳腊室卢氏墓志铭》写了大量的悼亡之作。其中有的明确标出悼亡,有的虽未明标悼亡的字样,但却明显地是为亡妻而作。这些词在纳兰的三百多首词中占了相当大的比重,是他的词中最为生动感人的佳作。这首词,从“半月前头扶病”句来看,当是他所赋悼亡之作中的第一首,作于卢氏亡故的半月后。词情凄惋哀怨,真可说是一曲声声血、字字泪的奄歌惋唱,读来令人为之泪下。周之琦《怀梦词》中有和此调者,题曰:“道光乙丑余有骑省之戚,偶效纳兰容若为此,虽非宋贤遗谱,其音节有可述者。”故可知此调为纳兰之自度曲。[3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